□胡若愚(新華社供本報特稿)
  泰國21日進入實施軍事管制第二天,陸軍司令巴育·占奧差下午召集執政黨、反對黨、選舉委員會高層官員以及親政府、反政府示威領導人和看守政府總理尼瓦探隆·汶頌拜訕開會,商議當前政治危機的出路。
  按照巴育的說法,他要阻止泰國淪為又一個“烏克蘭或埃及”。
  泰國軍方充當調解員
  軍方當天打斷全國電視臺正常節目播出,宣佈巴育召集各方代表當地時間下午1時30分在位於首都曼谷的陸軍俱樂部開會,“以平穩化解政治衝突”。
  軍方發言人說,受邀者包括尼瓦探隆,反政府示威領導人素貼·特素班,支持政府的“紅衫軍”領導人乍都蓬·蓬攀,執政的為泰黨和最大反對黨民主黨領導人,以及選舉委員會和國會上議院代表。
  美聯社評述,素貼、乍都蓬等“政敵”在一起開會,不大可能馬上拿出解決方案,但巴育以調解人身份召集他們會商,本身就是令人吃驚的事態變化。
  按照巴育宣佈軍管時的說法,如果當前危機持續,國家無法承受。泰國《民族報》援引一名消息人士的話報道,上議院沒能找到任命一名“中立”總理、結束危機的方式,而且軍方察覺一些對立政黨可能介入暴力事件,巴育因而決定實施軍管。
  儘管軍方行動被一些分析師稱為“事實政變”或“政變前奏”,定於9月底卸任的巴育說,政治僵局“必須在我退休前迅速解決,否則我不會退休”。
  “我不會允許泰國變得像烏克蘭或埃及那樣,”他在一份軍方發佈的聲明中說。
  軍方反問“政府在哪裡”
  巴育20日晚在新聞發佈會上再次否認軍管等同“政變”。
  按照美聯社的說法,巴育素以對待媒體態度粗暴著稱,而面對關於政變可能性的提問時回答輕率,增加了人們的困惑。
  一名記者問,政變是否正在成形,巴育回答:“沒有人會回答這個問題。”
  另一名記者問,軍方是否與看守政府保持聯絡,他說:“政府現在在哪裡?他們現在在哪裡?我不知道……讓他們乾自己的活。如果他們能幹活,就應當幹活。”
  “但是,我不會打擾政府。現在,公務員和軍人正為國家工作。我不關心其他人,”巴育補充說。
  根據20日頒佈的軍管令,軍方成立“維持和平與秩序指揮中心”,取代並撤銷看守政府用於應急的“和平與秩序管理中心”,巴育出任這一新權力機構的總指揮。
  一名政府官員21日說,國防部常設秘書辦公室代表軍方通知看守內閣,禁止使用位於國防部的“和平與秩序管理中心”辦公樓。反政府示威者幾個月前包圍或占據多座政府部門辦公樓後,時任總理英拉·西那瓦把這裡作為內閣會議的主要場所。
  這名不願公開姓名的官員說,看守政府現在使用一處“安全屋”開會。
  泰國可能推遲選舉
  除看守內閣,反對黨領導層以及選舉委員會21日同樣各自召開閉門會議。路透社說,由5名委員組成的選舉委員會當天上午開會討論看守政府關於把下議院選舉投票日期從7月2日推遲至8月3日的建議。
  選舉委員會委員頌猜·西素提亞功說,各方都應考慮推遲選舉的建議。
  “形勢現在發生了變化。軍事管製法實施了,因此選舉委員會、軍方和政府應當先會商,”頌猜說,“我現在無法確認選舉是否會在8月3日舉行。”
  看守政府前一天傍晚提議推遲選舉,頌猜當時說,尼瓦探隆要求選舉委員會在23日前予以答覆。
  僵局“不知如何結束”
  軍管第二天,曼谷街頭車來車往,人流不息,同普通的工作日沒什麼兩樣。相比軍管第一天,戒嚴士兵人數顯著減少,部署在主要路口的士兵大部分已經撤離。
  路透社報道,親政府和反政府示威者並沒有散去,但戒嚴部隊把他們限制在不同的集會場所,軍管第一天晚上沒有出現麻煩。
  “軍事管製法實施24小時後,我沒有看到一個士兵,”在市隆路商業區經營泰式圈餅的小販汶探·勒帕特拉蓬說,“我只從電視上看到士兵。”
  現年50歲的汶探說:“我的生活一點也沒有變化。但是,我心裡有一點害怕,因為我不知道現在的情況會如何結束。”
  泰國新一輪政治危機已經持續大約7個月,引發的暴力事件造成將近30人死亡、800多人受傷。塔那察證券研究部門主管屏帕卡·尼察加倫說:“隨著軍管法的實施,我們相信暴力事件會得到遏制。”
  屏帕卡認為,接下來的主要問題是,過渡政府是通過政變還是通過上議院決議產生。上議院眼下是泰國唯一有效運轉的立法機構。“任何形式的過渡政府必須給泰國提出一個更好的願景,必須比現在政治僵局加上一個無法運轉的看守政府強。”
  朱拉隆功大學安全和國際問題研究所主任提迪南·蓬素提拉認為,接下來關鍵的是,軍方扮演什麼政治角色,“如果他們成為法律和秩序的執行者,甚至斡旋者……可能會解決僵局”,否則,“可以預見,失敗的那一方將出現抗議和動亂”。  (原標題:泰陸軍司令召集各派商議出路)
創作者介紹

住家裝潢

wl84wlxp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